主页 > 教学文档 > 鞍重股份锂矿风波:股价涨6倍收购却泡汤 监管关注 曾忽悠式重组
鞍重股份锂矿风波:股价涨6倍收购却泡汤 监管关注 曾忽悠式重组

  1月14日,鞍山重型矿山机器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鞍重股份)股价小幅低开后,震荡上行,全天呈现反弹走势。截至当日收盘,其股价为13.86元,上涨1.76%,总市值32.03亿元。

  不过,当日反弹力度偏弱,尽管离5日均线尚有空间,但依然处于下行通道。此前的1月9日晚间,鞍重股份披露了终止交易江西同安股权的消息。紧接着1月10日、1月11日,鞍重股份的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一字跌停。如从1月7日算起,3个交易日鞍重股份收盘价格累计跌幅达到23.74%

  1月12日,深交所迅速向鞍重股份下发了关注函,要求鞍重股份核实说明本次交易终止的具体原因,导致本次交易发生重大变化的具体时点等5大问题,并要求欲1月14日前将有关说明材料报送并对外披露。同日,鞍重股份公告称,不存在违反信息披露的情形。

  本来企业终止收购也无可厚非,关键在于此前鞍重股份向外界画了一张令人振奋的蓝图——进军锂矿行业。

  2021年6月16日,鞍重股份就宣布,拟收购江西同安持有的江西兴锂的51%股权。同年8月,其再度对外宣布直接收购向强强投资旗下江西同安的51%股权,这样不但控制江西兴锂,还可以控制江西同安旗下的另一家公司——江西鼎兴。

  按此规划,鞍重股份的业务将延伸至锂原矿的开采、选矿,未来不排除进一步向下游卤水生产和电池级碳酸锂制备拓展的可能。要知道,在眼下新能源持续火热,锂电更是热得发烫的行情里,如果能够按照规划拿下,鞍重股份将瞬间戴上锂矿的光环。

  如此利好,资本市场怎可放过。从2021年2月4日开始,鞍重股份股价从最低5.6元开始震荡上涨。在7个月里,其股价飙升至38.91元,涨幅高达惊人的6倍,成为去年的超级大牛股。

  遗憾的是,股价飞上天但收购迟迟未有实质紧张。从去年9月中旬见顶后,鞍重股份步入下降通道,今年1月10日在终止收购的利空消息打压下,鞍重股份跌破250日牛熊分界线个交易日在这条均线下方运行,弱势特征明显。

  考虑到此处也是2021年7月形成的调整平台会产生一定的支撑作用,但获得支撑后,股价是否还会向下,从哪儿来回哪儿去,这也是未知数,需要谨慎对待,切勿急于抄底。

  请注意,值得注意的是,原实控人杨永柱及其一致行动人的减持计划自2022年1月4日起的6个月内进行,在2022年1月9日晚间鞍重股份公告终止收购之前,这项减持计划已经完成超一半。

  公开资料显示,鞍重股份最早可追溯到1994年10月。2007年7月,鞍重股份由鞍重有限整体变更设立。2012年3月29日在深交所上市,每股发行价25元。主打产品是用于煤炭、钢铁、矿山、筑路等行业的大型振动筛,彼时的实控人是杨永柱和温萍夫妇。

  上市后,鞍重股份的业绩却持续下滑,2012年至2014年,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637.55万元、5861.86万元、4682.56万元。2015年1-6月,其净利润为1226.63万元,更是同比大减了48.40%。

  与此同时,原实控人杨永柱在上市时承诺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三十六个月内,不转让或者委托他人管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也不由公司回购其持有的股份。因此,限售期限一过,鞍重股份便于2015年4月份停牌筹划重组。

  当年8月21日,鞍重股份公告:杨永柱与郭丛军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700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5.15%)以协议转让方式转让给郭丛军,但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更。2015年11月14日,鞍重股份再度公布重组方案,九好集团计划作价37.1亿元置入鞍重股份,而截至2015年6月30日,九好集团的净资产账面价值仅为4.28亿元,等于预估增值超过32亿元,增值率高达768.99%。

  置入资产之后,九好集团将借壳鞍重股份实现上市,郭丛军、杜晓芳夫妇也将持有40.65%的鞍重股份股权,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同时,因为九好集团股东中有王思聪的普思投资,鞍重股份一度也被资本市场戏称为“国民老公概念股”。

  此时,资本市场正经历股灾末端的反弹期。在这个背景下,2015年11月26日,鞍重股份复牌,一口气连飙10个一字板。随后,股价继续冲高,当年12月18日创其历史最高价87.79元,与停牌前23.78元的股价相比,涨幅高达269%。

  2016年4月22日,鞍重股份董事会通过了九好集团的借壳方案。同年5月10日,该公司临时股东大会,也审议通过了这一方案。

  随后风云突变。2016年5月27日,中国证监会对鞍重股份下发《调查通知书》(编号:浙证调查字 2016127 号),称因鞍重股份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该公司立案调查。九好集团也收到了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编号:浙证调查字2016128号),证监会决定对九好集团立案调查。

  2016年6月24日,鞍重股份接到证监会通知,称因该次重大资产重组独立财务顾问西南证券被立案调查,公司并购重组九好集团的申请被暂停审核。这桩重组案也被市场称为“忽悠式重组第一案”。

  此后,杨永柱再度出手。2018年9月20日,鞍重股份公告称,杨永柱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筹划将所持上市公司部分股份通过协议转让、表决权委托等合法方式转让给上海养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 养和投资)、林春光。 作为交易对方,养和投资、林春光背后均有莆田系民营医院的印记。

  2019年5月30日,鞍重股份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杨琪在5月29日与中禾金盛签订转让协议,将持有占公司总股本的7.06%的1632万股股份转让给后者。本次协议转让事项完成后,中禾金盛将持有公司1632万股股份,成为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杨琪将不再持有公司的股份。杨琪是杨永柱的女儿。

  2020年10月28日,鞍重股份就发布了股份转让协议公告,其控股股东杨永柱、温萍将其合计持有公司55,309,888股以13.8449元/股的价格协议转让给上海翎翌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翎翌),转让总价为7.6576亿元。12月11日,鞍重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变更为上海翎翌,实际控制人变更为黄达,溢价率达到了87.6%。

  当然,眼下,鞍重股份除了要应对市场对其收购故事的质疑外,或将面临自2017年以来首度业绩亏损,扣非净利润连续两年亏损的尴尬局面。2021年三季度,其净利润为1649.71万元,同比大跌236.78%。若2021年年报不理想,那么鞍重股份的股价或将真的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文章只供交流,并非投资建议,请注意投资风险。码字不易,若您手机还有电,请帮忙点赞、转发。非常感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