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学文档 > 《突围》大结局:福尔摩斯秦小冲他不是被冤枉而是真敲诈
《突围》大结局:福尔摩斯秦小冲他不是被冤枉而是真敲诈

  电视剧《突围》中,陈晓饰演的秦小冲是《京州时报》的前记者,他是两年前借矿上事故敲诈犯罪进去的,进去后不老实,经常往外寄举报信。而且指名道姓举报牛俊杰,搞得牛俊杰很苦恼。

  刑满出狱的记者秦小冲,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牛俊杰,质问他为什么要陷害自己。秦小冲认定自己是被陷害的,他怀疑是牛俊杰或者牛俊杰一家。

  牛俊杰的女儿牛石艳,在秦小冲入狱后,快速升迁,当上了原本属于秦小冲的主任。

  为了找到陷害自己的人,他用自己敏锐的属于记者特有的嗅觉,成功说服京州时报的社长聘用他为卧底记者,到李顺东的讨债公司去打探消息内幕。

  他的入狱跟五亿棚改资金有关,因为接到有人要暴露棚改专项专用资金被挪用的信息,他一去,稀里糊涂自己的身边出现了一大笔钱,被抓个正着。

  京州证券王平安因为贪念太大,他想利用鸡蛋生钱,靠着石红杏是自己的表姐,划走了棚改资金。

  他是个有傲气的记者,他始终不渝地相信自己的为人,他自始至终都认为是有人陷害自己,目的就是他提到了棚改资金被挪用,可能触犯了某些人的蛋糕。

  别人出狱都是郁郁寡欢,甚至是失去人生的目标,漫无目的地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顷刻间消散。

  这官职有多大,掌握什么权限,秦小冲不甚明白。但周围人“秦专务”“秦专务”地叫,让秦小冲自尊心得到了满足,挺受用的。

  项目是钱荣成项目,据说是很肥,田副总梦寐以求未能抢到手。价值三亿啊,如果成功,专务个人提成一百五十万。想到这个天文数字,秦小冲在梦中也会打哆嗦。

  带领一帮穿黑衣的天使,开着劳斯莱斯满街游行,控诉钢铁大王钱荣成的赖账罪行,有行为艺术的意味。

  讨债鬼讨债鬼,但凡被称了鬼的人身上自有一股鬼的煞气。秦小冲注意到,不论他们出现在哪儿,老百姓围着他们看热闹,都现出怯怯的意思。

  秦小冲更觉得扬眉吐气,就挺起胸膛做人,那爽劲儿就从未有过!特别是有一次堵住钱荣成,他谴责、声讨、厉声呵斥,简直就像电影里斗地主!哎呀,这是革命,这是传说中的运动啊!秦小冲恍惚间变成了领袖人物,飘飘欲仙……

  秦小冲穷孩子出身,遭白眼、受坎坷,在他记忆中难以磨灭。当上了记者,表面风光,狐假虎威,其实还是怀揣一颗屈辱的心。

  想想吧,现在这年头,都手机看新闻了,谁还看破报纸啊?《京州时报》奄奄一息,靠化缘生存,当记者的还有啥尊严呢?渐渐地把人格丢尽了,他甚至因此被人陷害,上北山喝了两年的汤,实在耻辱啊……

  这一切化作一种动力,使秦小冲以超乎寻常的激情,投入到了为京州人民服务的讨债事业之中。

  因为这份“扬眉吐气”,使他更加想要找出当初陷害自己的人,现在他更有王者风范了,更能对陷害自己的人做出惩罚。

  黄清源逃跑了,毕竟他和黄清源是同学,虽然黄清源也欠了自己三千五,但是,李顺东不相信他。他和讨债事业彻底划清界限。

  最后因黄清源,他又回到了李顺东的公司。林满江一出手,秦小冲的调查线索断了。

  秦小冲和李顺东喝酒的时候,得知李顺东曾经和牛石艳两情相悦,却遭到石红杏的阻碍。石红杏给了李顺东十万块钱。

  秦小冲骤然想到,他这个福尔摩斯也许搞错了?两年零三个月之前,牛石艳经常待在办公室不回家,竟然是患上了失恋后遗症?如果陷害他的不是牛石艳,那又会是谁呢?谁会知道他去和深喉接头?又是谁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布局,让他准确地落入公安机关的罗网?

  是在他迫切需要证明自己的时候,深喉出现了!上帝啊,深喉这次的爆料更猛,人和事清晰具体,具有极大的杀伤力:林满江收受了长明集团一幢别墅,位于京州湖苑小区。傅长明还送了林满江一架飞机呢!

  秦小冲兴奋,激动,一时难以遏制,拿手机的手颤抖起来。他屏着呼吸,满怀希望地问:深喉,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这次是不是可以见个面了?深喉一口拒绝了:我没有朋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像他的冤案,范家慧代表组织重视了,郑重其事开出《京州时报》的公函给光明区公安分局了,加上朋友从中协调,人家当年办案的同志就到报社来复盘了。

  这晚到场的有范家慧、牛石艳,有矿上的王子和,当然还有他和他的老板李顺东。

  秦小冲自信地拿出自己当晚的录音,却听到自己醉意熏熏地说让谁谁带上十万个在小树林见面。

  他的肉身和灵魂分离了!正义的灵魂去京州中福西门外的小饭店参加了深喉的那场反腐斗争;肉身呢,却去了京隆煤矿外的小树林,敲诈勒索了人家京隆矿十万元封口费,被公安干警一举拿获……

  秦小冲精神完全垮了,他不相信自己真敲诈勒索了?这不可能啊!他在大学学的是新闻学,不是敲诈勒索!他追求真理与真相。

  秦小冲的福尔摩斯生涯就此结束,残酷的生活又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他竟然没被冤枉,推理和实际背道而驰,他竟然是个货真价实的敲诈犯!他成啥了?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他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去过哪里,又做过什么?简直就像一场梦!还是噩梦……